免费热线:+86-400 882 8982 中文 ENG

2019多晶硅淘汰赛将步入下半场:谁将赢得这场“未来之战”?

在光伏产业发展过程中,多晶硅价值贡献巨大,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光伏产业在初期大都是建立在多晶硅的大发展基础上。多晶硅经历的过山车行情,也让光伏行业和很多投资人损失惨重。

我国多晶硅产业在发展过程中,经历了至少两轮生死考验:第一次是在2008年,因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爆发,多晶硅价格下降了10倍之多;第二次是在2011年,随着欧盟对我国光伏产品实行“双反”政策,导致我国多晶硅行业进入了漫长的去库存阶段。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,我国已投产的43家多晶硅企业中,仅剩7、8家企业尚在开工生产,其余的均已经关闭生产线,即有80%企业被迫停产。

在经历低潮后,近两年,我国多晶硅产业迎来了新的发展:2017年全球多晶硅产量约为43.2万吨,同比增长13.7%;其中,中国占比56%,连续第2年占比过半,排名世界第一;韩国产量为7.7万吨,同比增加4.1%,排名第二;德国产量5.8万吨,同比减少7.9%,排名第三。

截至2017年底,我国多晶硅企业有效产能为27.6万吨,而排名前十的企业产能总和就达到22.8万吨。这些数据表明,我国多晶硅产业发展格局大势已定:未来几年,市场竞争将变成大佬和巨头之间的游戏。


531光伏新政的出台,很可能给多晶硅行业带来第三轮生死考验。

531新政明确国内各类电站规模上限,加速国内补贴退坡,将会导致国内新增装机明显下滑,多晶硅行业大量产能将无处释放,价格战将不可避免。此外,平价上网冲刺期的来临,也倒逼多晶硅行业必须要进一步降低价格。

当前,多晶硅市场面临着量价双降的严峻形势。市场监测信息显示,主流多晶硅价格为7.5至8万元/每吨左右,已经逼近成本线,下降空间不大。如何进一步降低成本?这就好比拧干的毛巾还要再挤出几滴水,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但是,市场不相信眼泪,成本定生死,降本能力将是决定多晶硅企业生死的关键。


西行下的扩产潮

在上述背景下,各大企业纷纷寻找新的出路。

实际上,很多先知先觉者已提前做出布局,下半场淘汰赛提前开打。按照企业规划,2018年国内多晶硅产能将达到43.3万吨/年,这一次的扩产潮具有明显的向西部低电价区转移趋势。


地区,具有很明显的价格优势,这是多晶硅企业进一步降低成本的不二法宝。

在多晶硅的生产成本中,电力成本是最大的一笔开支,占比可达30%-40%。更低的电价,大大有利于多晶硅的成本控制。例如,保利协鑫的徐州基地综合电价成本约每千瓦时0.45元,在业内已属于较低水平。而新疆基地电价则要更低至每千瓦时0.24元左右,这将带动多晶硅生产成本的进一步大幅度下降。

“作为天然气和硅料的主产地,西部地区在生产用气、原料等方面也具有价格优势。得益于新疆丰富的原料资源、超低电价和协鑫的自主创新工艺等因素,协鑫新疆多晶硅项目可以做到4万元/吨以下。”保利协鑫高级副总裁、多晶硅料事业部总裁蒋文武告诉华夏能源网(微信号hxny100)说。

将多晶硅成本控制在4万元/吨以下,等于是在现有市场价基础上降价一半,这样的产品入市后竞争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。随着西部低电价区多晶硅产能集中释放,东部高电价区多晶硅企业会毫无竞争力,多晶硅行业惨烈的洗牌将随时到来。


不仅仅是低电价

在多晶硅发展过程中,过剩隐忧一直如影随形。但是,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巨头们似乎从来都不用担心这个问题。一个合理的解释是,市场上过剩的只是低端产品,高品质多晶硅从来都是供不应求。

实际上,多晶硅产品的真正竞争力来源于两方面,低成本只是一个方面,高技术则是另外一面。多晶硅巨头们将新产能布局在西部后,电力成本将趋同,想在低成本方面进一步做文章的空间不大。在未来,高技术将是各个多晶硅企业实力比拼、决胜未来的关键。

据了解,保利协鑫新疆基地对标的是全球领先的多晶硅企业德国瓦克。协鑫新疆项目已率先导入了先进的半导体级多晶硅生产工艺,纯度可达到9N到11N(多晶硅纯度表示方法,N为小数点前后9的个数,如4N即为99.99%),完全可以满足N型单晶及CCZ直拉单晶的需求。

招银国际发布调研报告认为:“多晶硅市场将进一步整合。随着时间推移,我们预期成本较高的多晶硅厂商将被挤出市场,最终中国将只剩下4-5家多晶硅生产企业。”

这意味着,凭借低成本、高精尖的技术产品,只能有少数几家企业能够抢到通向未来的船票,更多的企业,将会惨遭淘汰。谁能笑到最后?或许,一出发的时候已经注定了结局。

文章来源: solar

关注行业动态,了解产业信息,以实现与时俱进,开拓创新,稳步发展。